小靈魂與太陽(書籍:小靈魂與地球)

作者:尼爾唐納沃許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個小靈魂,他對神說:「我知道我是誰了!」
於是,神說:「那真是太好了!那麼你是誰呢?」
小靈魂大聲說:「我是光啊!」
神大笑了起來,並大聲說:「沒錯!你就是光。」
小靈魂覺得非常高興,因為他為王國裡還在尋找答案的靈魂找到了答案:「哇!這真是太好了。」
但是很快地,小靈魂覺得知道自己是誰還不夠,他的內心有一些激動,現在,他想是『自己』。
於是,小靈魂來到神的身邊,他說:「嗨,神!現在,我已知道我是誰了,那麼我可不可以是自己呢?」
神說:「你的意思是,你想是『已經是的你』嗎?」
「嗯,」小靈魂回答:「知道自己是誰是一回事;是真正的自己又是另一回事。我想感覺一下『光』到底是怎樣!」
「但是,你已經是光了。」神一邊重複,一邊又笑了起來。
「沒錯,但是,我想知道那感覺像什麼!」小靈魂大聲說著。
「嗯」神咯咯的笑著說:「我想我應該了解你的意思,你總是喜歡冒險。」
然後,神的表情變了:「只是有一件事……
「什麼事?」小靈魂問道。
「嗯,除了光以外,什麼都沒有。你明白嗎,除了你以外,我沒有創造出任何東西;
所以,沒有什麼簡單方法能讓你親身體驗你是誰,因為沒有什麼是你不是的。」
「喔?」小靈魂應了一聲,他現在感到有點困惑了。
「這麼想吧,」神說:
「你就像是太陽中的一根蠟燭,你在那好好的,跟其它數不清的蠟燭組成了太陽。但若少了你,太陽就不是原來的太陽了。」
「喔,不,如果太陽少了其中一根蠟燭,它還是太陽……但它已不是原先的太陽了;因為它的光不再那麼明亮。
但是,當你在光當中,你怎麼樣才能知道自己是光呢--這就是問題的所在。」
「嗯,」小靈魂精神為之一振地說:「你是神,你想想看吧!」
神又笑了起來,「我已經知道了,」
神說:「既然當你身處在光當中,你就看不見同樣是光的自己,那麼,我們就將黑暗圍繞住你。」
「黑暗是什麼呢?」小靈魂問。
神回答說:「它就是你所不是的。」
「我會怕黑暗嗎?」小靈魂大聲地說。
「只有當你選擇害怕時才會。」神回答說:
「說真的,沒有一樣東西會讓人害怕,除非你決定要如此。你明白嗎?一切都由我們來決定,都由我們來取決的。」
「喔。」小靈魂應了一聲,覺得比較舒服了。
然後,神解釋,為了能體驗每一件事情,所有事情的相反面便將呈現出來。
「這是個很棒的禮物。」神說:「因為沒有它,你就不能明瞭任何事了。」
「沒有冷,你就不能知道暖;沒有下,就不能知道上;沒有快,就不能知道慢。
沒有左,你就不能知道右;沒有這兒,就不能知道那兒;沒有現在,就不能知道未來。」
「所以,」神總結地說:「當你被黑暗圍繞時,就不要揮舞你的拳頭,或提高音量去咒罵它。」
「你寧可成為黑暗前的光,也不要對它生氣。然後,你將知道你真正是誰,其他所有靈魂也將知道。
讓你的光燦爛無比,以致沒有一個靈魂不知道你是多麼地特別!」
「你是說,讓其他的靈魂明白我是多麼地特別是很好的嗎?」小靈魂問道。
「當然!」神低聲輕笑地說:
「而且非常好!但是你要記住,『特別』不意味著『比較好』。每一個生命都是特別的,都有他們自己的特色!
但是,很多的生命早已忘了這回事。只有當你明白,你的特別是不錯時,他們才會明瞭,他們的特別是好的。」
「喔,」小靈魂跳著舞、活蹦亂跳地大笑著跳起來說:「我可以像我想要的那麼特別!」
「是的,你可以從現在開始。」神說,他正陪著小靈魂一起跳著、舞著,並開懷大笑。
「你想成為『特別』的哪一個部分呢?」
「『特別』的哪一個部分?」小靈魂重複的說:「我不懂。」
「嗯」神解釋地說:
「成為光就是一件特別的事情。『特別』包含了很多的部份。
和善是特別的,有風度是特別的,具有創造力是特別的,有耐心是特別的。
你可以想到變得特別的其他方法嗎?」
小靈魂靜靜的坐了一會兒,然後說:「我可以想到很多變得特別的方法。」
小靈魂提高音量說:「熱心助人是特別的,與人分享是特別的,友好是特別的,善解人意是特別的。」
「沒錯!」神同意的說:
「那些事情你全都可以去做,或者你也可以在任何時刻,做任何你希望成為的那個特別的部份,這就是成為『光』的意思。」
「我知道我想成為什麼了,我知道我想成為什麼了!」
小靈魂興奮無比地說:「我想成為『特別』的部分,叫做『寬恕』。寬恕難道不特別嗎?」
「喔,沒錯」神向小靈魂保證:「那是非常特別的。」
「好」小靈魂說:「那就是我想成為的。我想學著寬恕別人,我想親身體驗那種感覺。」
「很好」神說:「但是,有一件事情,你應該知道。」
小靈魂現在變得有點兒不耐煩起來。事情總是比看起來的樣子複雜一些。
「是什麼事情呢?」小靈魂嘆了一口氣。
「沒有人是要被寬恕的。」
「沒有人?」小靈魂幾乎是不能相信他所聽到的話。
「沒有人!」神重複地說。
「我做的所有事物都是完美的。在所有創造物中,沒有哪一個靈魂比你來得不完美。看看你的身旁。」
然後,小靈魂發現,一大群其他的靈魂已經聚了過來。
他們從王國地四面八方長途跋涉來到這裡,就是為了小靈魂與神的這場精采對話,每個人都想聽聽他們在說些什麼。
看到不計其數、聚在那裡的靈魂後,小靈魂必須同意神的話。
沒有人比小靈魂還不精采、還不高貴,或是還不完美。

小靈魂對聚在身旁的靈魂感到萬分訝異,他們的光多麼亮阿,以至於他幾乎不能直視他們。
「那麼,有誰是需要被寬恕的呢?」神問。
「哎呀,這樣下去一點兒也不好玩!」小靈魂埋怨地說:
「我想親身體驗做一個寬恕別人的人的感覺;我想知道特別的那個部分的感覺像是什麼?」
這時,小靈魂體認到有一種感覺,他想那一定就是悲傷了。
但是過了沒多久,友善的靈魂從人群中直直地走了出來。
「小靈魂,不要擔心,」友善的靈魂說:「我可以幫助你。」
「是嗎?」小靈魂的心情開朗了起來。「但是你可以做什麼呢?」
「為什麼這麼問呢,我可以給你一個要被寬恕的人阿!」
「你可以嗎?」
「當然可以!」友善的靈魂輕快地說:
「我可以進到你下一個生命期當中,為你做一些要被寬恕的事情。」
「但是,為什麼呢?為什麼你要那麼做呢?」小靈魂問。
「你,是一個那麼高尚完美的生命!你,振動的那麼快速,快到可以創造出明亮的光,讓我幾乎不能直視你。
是什麼力量,使你想把你振動的速度放慢到你的光變得黑沉沉的?
是什麼力量讓如此一個輕快到可以隨心所欲在星星上跳舞、在王國裡四處穿梭的你,來到我的生命當中,
並使你自己變得如此沉重,好可以去做這麼糟糕的事情呢?」
「很簡單,」友善的靈魂說:「我可以這麼做,因為我愛你。」
小靈魂似乎對這個回答感到非常驚訝。
「不要那麼吃驚嘛,」友善的靈魂說:
「你曾經為我做了同樣的事情,不記得了嗎?你跟我,我們一起跳舞很多次了。
我們一起跳舞了好幾個年代,穿越時空,我們無時無地不在一起遊玩,只是你不記得了。
我們兩個一股腦兒地跳,一上一下的跳,一左一右的跳;我們這兒跳跳,那兒跳跳;現在跳,等會兒跳;
我們一個是男,一個是女;一個良善,一個邪惡--我們兩個,一個是受害者,一個是加害者。
因此,你跟我,過去有好幾次在一起。彼此都給過對方完美適當的機會,去表達、體驗我們真正是誰?」
「因此,」友善的靈魂又近一步地解釋:
「我將進入到你的下一個生命期當中,這一次,我要當一個『壞人』。
我將做出真正可怕的事情,然後,你就可以親身體驗做一個寬恕別人的人的感覺了。」
「但是你將做出什麼事情呢?」小靈魂有點兒緊張的問:「有那麼可怕嗎?」
「喔,」友善的靈魂眼睛閃閃發光地回答:「我們會想出辦法的。」
然後,友善的靈魂似乎變得嚴肅起來,並冷靜地說:「你知道,有件事情你是對的。」
「是什麼事情啊?」小靈魂想要知道。
「我將放慢自己振動的速度,讓自己變的非常沉重,沉重到自己去做這件不好的事情;
我必須假扮成不像自己的樣子,然後,我只請求你回頭幫我一個忙。」
「喔,什麼忙都可以!什麼忙都可以!」小靈魂大聲喊著,同時又跳又唱了起來。
「我要去寬恕別人,我要去寬恕別人!」然後,小靈魂看到友善的靈魂整個人都沉默了下來。
「是什麼忙呢?」小靈魂問道:「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麼嗎?你是這麼一個願意為我付出的天使。」
「當然,友善的靈魂本來就是一個天使啊!」神打岔地說:
「每一個人都是!你要永遠記得:我派遣給你的都是天使。」
所以,小靈魂更加願意答應友善的靈魂的要求:「我可以為你做些什麼呢?」他又問了一次。
「當我攻擊你、打你,傷害你的時候,」友善的靈魂回答:
「當我對你做了你可能想像得到的最糟糕的事情時--就在那個非常的時刻裡……
「嗯,」小靈魂打岔說:「然後呢……?」
友善的靈魂變得更加沉默了。
「請記得我們真正是誰。」
「喔,我會的。」小靈魂大喊著:「我答應!我會永遠記得:我就是在這個地方、這個時候看到你的。」
「很好,」友善的靈魂說:
「因為,你知道,我必須辛苦地假裝,好忘了自己是誰。如果你不記得我真正是誰的話,而我自己可能也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不能記得。
如果我忘了我是誰,你可能也會忘了你是誰,我們兩個都會迷失了方向。然後,我們需要另一個靈魂來到我們身旁,提醒我們兩個,我們是誰。」
「不,我們不會忘記的!」小靈魂再一次承諾:「我會記得你的!我將謝謝你帶給我這個禮物--這個親身體驗我是誰的機會。」
所以,協議達成了。
小靈魂進到一個新的生命期當中,並興奮地成為非常特別的光、興奮地成為『特別』的那個叫做--『寬恕』的部分。
小靈魂不安地等待能夠親身經歷所謂的『寬恕』,並感謝讓這件事情成為可能的其他靈魂所做的一切。
於是,在那個生命期的每一個時刻裡,當每一個新的靈魂出現在舞台上,不管那個新的靈魂帶來的是歡樂,還是悲傷....
特別是,如果他帶來的是悲傷的話;小靈魂就會想起神曾經說過的話。

「你要永遠記得,」神微笑地說:「我派遣給你的都是天使。」

全站熱搜

晴天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